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 公益频道> 焦点图 > 正文
[责编:钟蕾蕾]

那人,那山,那邮路

[责编:钟蕾蕾]来源:新华社2022-07-19 14:05

24小时热图
  • 网络中国节·重阳:天清白露洁 菊散黄金丛

  • 假日施工忙

  • 中国文化周活动在阿尔巴尼亚落幕

  • 亚洲第一深水导管架平台“海基一号”投用

送件途中,赵月芳在路边休息(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赵月芳骑行在送件的路上(7月13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赵月芳骑行在送件的路上(7月13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赵月芳骑行在送件的路上(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壶陵水村,赵月芳在送件的路上(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壶陵水村,赵月芳和村民聊天(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赵月芳将邮件送到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鹅屋村村民手中(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赵月芳走在送件的小路上(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赵月芳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壶陵水村为村民送件(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赵月芳在位于壶关县大峡谷镇鹅屋村的邮政所内分拣快递(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壶陵水村,赵月芳为村民送件(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鹅屋村,赵月芳和村民聊天(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师家背村,赵月芳为村民送件(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壶陵水村,赵月芳和村民聊天(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壶陵水村,送件结束的赵月芳与村民挥手道别(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送件途中,赵月芳在路边休息(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赵月芳在位于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鹅屋村的邮政所内分拣快递(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位于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鹅屋村的邮政所,赵月芳将整理好的包裹准备装车(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鹅屋村,赵月芳走在为村民送件的路上(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师家背村,赵月芳为村民送件(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

在山西省壶关县大峡谷镇,赵月芳骑行在送件的路上(7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

  26年,30多万公里,80多万封邮件,乡邮员赵月芳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群峰交错、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间,日复一日传递着大山内外的牵挂。

  鹅屋邮政所地处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海拔超过1400米的太行山深处,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唯一的邮政所,也是赵月芳工作的地方。

  1996年,赵月芳退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邮递员。曾经的鹅屋乡有18个行政村,172个自然村,这都属于赵月芳的投递范围。当时的鹅屋乡交通不便,每一天,他背着邮包翻山越岭,走一段又窄又陡的“猫路”,去山那头的桥上乡把邮件扛回来,然后再进行分拣、步行投递,送完件回到家经常已是晚上。很多邮递员觉得太苦,干上三五个月就辞职了,赵月芳默默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当地修建了旅游公路,鹅屋乡实现了道路硬化,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敞的公路。2018年,当地邮政公司为鹅屋邮政所配备了摩托车,自此步行投递成为历史。

  二十多年风雨兼程,赵月芳穿坏的鞋子、背烂的邮包不计其数。2015年,赵月芳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很是欣慰,这既是荣誉,更是沉甸甸的责任。

  太行山风光壮美,赵月芳却无暇观赏。那个早已褪色的邮包里,有外地寄来的包裹、大学生的录取通知书、表达思念的信件……“乡亲们都在等着,一刻也耽误不得”,赵月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