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他在中国做了20年兼职医生,培养了超过5000名村医

他在中国做了20年兼职医生,培养了超过5000名村医

2018-09-17 14:37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为了大山里的患者,他在中国做了20年兼职医生,培养了超过5000名村医

  这位敬业的中医博士来自西非马里

  ▲在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民医院,迪亚拉正在询问患者的病情。

  ▲迪亚拉一家在云南昆明住处的合影。组图均由记者王迪摄

  记者王迪

  在今年的中非合作论坛上,来自52个非洲国家、27个国际和非洲地区组织的代表中,有一个人的履历很特别。

  他是第一个取得中医博士学位的外国人。他在中国西南做了20年的兼职医生,培养了超过5000名村医。

  这个人就是来自西非马里共和国的迪亚拉。一半的时间,他是住院医生,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中医院老年门诊工作。另一半的时间,他是专业志愿者,穿梭于西南山区的偏远乡村,带来当地急需的医技和人才。

  他深信,古老的中医在当代的基层医疗体系中能有大作为。

  敬业的医生

  直到赴京前一天,55岁的迪亚拉仍然在云南一家县城医院义诊,坚持把当天上午所有挂上号的病人看完再走。

  一个老太太带着两个孙子走进了办公室。

  “孙子多大了?”

  “这个10岁,这个14岁。”

  “哎呀,您太有福气了。”

  随后,这个黑皮肤的外籍医生轻轻撩开老人的衣领,双手按压她的右肩,确认疼痛的具体位置。

  从清晨到中午下班,病人鱼贯而入,迪亚拉几乎没有时间接电话或倒茶水。就算过了饭点,只能吃点盒饭,他也从不抱怨。

  “我出生在西医世家,我父亲从小让我背诵《希波克拉底誓言》。来中国后,我学中医,接触了《大医精诚》。我意识到医生治病靠医术,但是也靠德行。”迪亚拉说。

  上世纪90年代末,作为全职医生在成都刚工作不久,他的价值观就遭遇了挑战。所在医院的副院长找他谈话:“你的病人是我们这里最多的,奖金却是最少的。”

  那时,不少医院都把卖药作为收入的重要来源,纷纷将医生的收入和药单挂钩,鼓励虚开药单。迪亚拉记得,有个月他的奖金172块,而一个同事的奖金收入超过4000块。

  但迪亚拉不为所动。当副院长第三次再次“提醒”他的时候,他选择了辞职,把所有精力投入西南山区的公益医疗项目。

  受欢迎的老师

  1997年,迪亚拉在朋友介绍下加入了无国界医生组织。一个云南项目让他第一次走进中国偏远乡村。后来,他陆续参与了乡村医务人员培训、艾滋病、结核病防治、社区发展等项目,足迹遍布全中国。

  20年来,迪亚拉培养的村医超过5000人,他们来自四川、云南、江苏、黑龙江、湖南、青海等地。几乎每天他都会收到学生的短信,向他提问或者发来问候。

  什么样的学生迪亚拉都见过。有接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中专毕业生,也有人小学没毕业、字不会写、只会说方言。

  “我要用最短的时间让不同层次的学生听懂。”迪亚拉说。

  虽然精通古文、写得一手工整汉字,迪亚拉很少用板书。他用简笔画、剪纸和实物讲述深奥的中医理论。讨论、观摩、操作,这样的培训流程容不下长篇大论的说教。

  除了各地卫生部门和医院召集的学员,也有一些是迪亚拉亲自招募的村医。

  他曾驱车到云南的一个工地,花了整整一天才找到一个初中辍学的女孩。这个女孩是所在村里受教育最高的女性,是那里最适合做村医的人选。

  “做你现在这个工作也不是不好,但说实话,这只是解决了你一个人的问题。你也知道,村子里有很多问题,真的需要一个女医生。”迪亚拉这番话最终打动了女孩。

  最近的一个乡村医生培训差点要了迪亚拉的命。8月初,在青海玉树的一个村庄,高强度的工作、3700米以上的海拔让54岁的迪亚拉患上严重的肺水肿。

  他一开始把手心、脚心搓热,吸着氧气罐继续授课,想撑下去把课讲完。但一回到宾馆,他却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用尽体力把椅子抛出去,“砰”的一声,才把隔壁的助手引来。一个当地村民开着越野车,连翻两座山,总算把几乎昏迷的迪亚拉送到了县城医院。

  中国的基层工作经历让迪亚拉感慨,非洲最缺的不是高级人才,而是乡村医生。

  “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都不应该忘记基层。如果在非洲培养三五百个,再复制这样的项目,就能解决很多问题,而不是等到问题变突出再去找大医院。”他说。

  中医学的传播者

  中医学正在越来越受到世界的认可。世界网球冠军德约科维奇借鉴中医理论改变饮食,增加了热食的比重、改喝温水,还把这些写进了一本关于健康饮食的书。奥运冠军菲尔普斯用拔火罐来提高泳道上的表现。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在一本千年历史的中医典籍里找到了启发,发现了抗疟疾的青蒿素,并为此获得了诺贝尔奖。

  然而,直到今天,关于中医价值的争论并未停止。迪亚拉对此深有感触:“很多非洲的卫生官员不懂中医,不认同中医。他们往往是西医某个专业的硕士和博士。”

  质疑人士常常提到的是,和西医相比,中医缺乏科学实证。

  本科就接受了西医训练的迪亚拉对此并不认同。“西药的试验从小白鼠开始,到猫狗,到猴子,最后才到人身上。几百几千例过后,就说这种药物有效。反过来看中医,一开始就是在人身上做试验,然后慢慢总结。经过几万、几亿人的验证有效,你说这不科学吗?”

  为了减少宗教界人士对中医学的误解,迪亚拉作为医学顾问与新加坡学者Pak-Wah Lai博士合作推出了《治愈之道:从基督教的视角看待中医》一书。

  在迪亚拉看来,中医学的优势在医疗条件落后的贫困地区很明显。中医学本来就是传统医学,取之于民,所以老百姓容易操作和理解,也容易就地取材。头疼了,按摩个穴位;咽喉肿痛,嘴里含一片草药;感冒了,就喝点姜汤。

  “这些不是需要高科技的东西,都是自然界的东西,所以经济、有效。”迪亚拉说。

  迪亚拉有一个最引以为豪的项目。他曾在云南的两个村庄给村医、村干部做培训,教他们如何鉴别和利用村周围的中草药。在其中一个村子,他找到了70多种,能应对至少30种常见病。他还教会村民如何用这些草药制作兽药和农药。他编了一本小册子,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把这个项目复制、推广。

  “以前大家不重视中医,总觉得不如直接给农村送一些抗生素。可现在抗生素滥用产生耐药性,反而带来了危害。”迪亚拉说。除了经济有效,他认为这个项目还让村民懂得爱惜自己的自然环境。

  中医的另一个特点在于灵活性,“一个真正的中医就是一个家庭医生。”以迪亚拉自己为例,在云南的宜良县人民医院他看的有一半多是妇科病,而在成都他接触最多的却是心血管疾病和癌症。在缺少医生的农村,这种灵活性难能可贵。

  在中国安家的马里人

  迪亚拉娶了一个成都姑娘,现在有了一儿一女,一家人住在昆明。

  他对于自己的身份常常感到矛盾:如果遇到马里的同学、同行,他们会评价他的思想“中国化”。可是身边的中国人一直会以外国人的眼光看他,尽管他听得懂粤语、四川话,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让他感觉不自在的是,很多人会用“非洲人”描述任何一个来自非洲大陆的外来者。一说起非洲,人们第一反应就是贫困、疾病、落后。

  “比如说,我来自马里,马里确实来自非洲,但是也不能代表非洲。马里有自己独特的民族和生活习惯。马里的问题归马里,尼日利亚的问题归尼日利亚,不要一下子都归结为非洲问题。”迪亚拉说。

  他曾经因为“非洲人”的身份吃了亏。他本想让儿子和本地孩子一起上幼儿园,为此某地政府特意安排了他和园长的会面。结果那个园长老远瞧见他站在门外,掉头就走,还让保安转告他“园长不在”。

  但在迪亚拉走访过的山区,处处留下了灿烂的笑脸。人们心怀感激,丝毫不在乎肤色的不同。

  迪亚拉想起了在云南迪庆的一次义诊。临走前,那个藏族村庄的年轻人忙活了一整天,到山上四处寻找虫草。虽然是10月、早已过了虫草的最好季节,他们还是攒了一把指尖大的小虫草,用哈达扎好送给他。

  临走前的晚上,全村男女盛装出现在晚会上,把酒言欢、载歌载舞。唱歌的好手们按照男女分列两队,一唱一和,用斗山歌的方式给尊贵的客人饯别。输的一方退下,赢的一方继续接受挑战。最后只剩下一个女的和两个男的对唱。

  迪亚拉早已困得睁不开眼,但他又不好意思在表演结束前离去,怕辜负了村民的一番热情。

  后来实在忍不住,迪亚拉私底下问晚会什么时候结束。有人告诉他,按照风俗,他在这里坐多久,他们就唱多久,一直会唱到客人离去。迪亚拉恍然大悟,立刻转身进了帐篷,结果不到三分钟歌声就停了。

  迪亚拉的女儿尼西今年10岁,幼儿园时就能熟练背诵《大学》《中庸》。迪亚拉想在小学阶段教会她《黄帝内经》,培养她对中医的兴趣。

  儿子以勒是个19岁的帅小伙,身高已经超过了父亲。在迪亚拉的言传身教下,他成为一名年轻志愿者,去过印尼的孤儿院、苏丹的难民营,以及肯尼亚、乌干达、新西兰等地。他打算在报考大学的时候申请社会心理学专业。

  “爸爸是很会照顾别人的一个人。他去每一个地方都带来了帮助,给别人希望。”以勒说。

[责编:钟蕾蕾]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北京世园会园区建设基本成形

  • 雅鲁藏布江堰塞湖抢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0月18日,抢险救灾人员在群众转移安置点内搭建帐篷。10月17日,雅鲁藏布江西藏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附近突发山体滑坡,堵塞河道。10月17日,雅鲁藏布江西藏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附近突发山体滑坡,堵塞河道。
2018-10-19 08:27
从空中俯瞰雪后的乌鲁木齐西大桥(10月18日无人机拍摄)。10月18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2018-10-19 08:26
由中国和冰岛共同筹建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18日正式运行。这是10月18日在冰岛北部凯尔赫拍摄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新华社发(李斌 摄)  这是10月18日在冰岛北部凯尔赫拍摄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
2018-10-19 08:26
本届展览和评奖活动共收到全国338家出版单位以及部分高校艺术院系师生的书籍设计作品3108种,分社科、科技、艺术、教育等10类。本届展览和评奖活动共收到全国338家出版单位以及部分高校艺术院系师生的书籍设计作品3108种,分社科、科技、艺术、教育等10类。
2018-10-19 08:25
10月18日在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拍摄的马来大狐蝠。马来大狐蝠体长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两米,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地。马来大狐蝠体长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两米,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地。
2018-10-19 08:24
10月18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暴雨造成道路积水。突尼斯内政部18日发布声明说,突尼斯全国大部分地区17日晚出现强降雨,截至目前,共有5人在暴雨引发的各种事故中死亡,另有2人失踪。
2018-10-19 08:23
游客在喀什古城美食广场内观看节目(10月14日摄)。金秋时节,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广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这座夜市集美食与歌舞表演于一体,深受游客青睐。金秋时节,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广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2018-10-19 08:23
据北京世园局介绍,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简称北京世园会)园区工程已全面进入冲刺收官阶段,园区建设基本成形。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10月18日拍摄的建设中的北京世园会永宁阁(无人机拍摄)。
2018-10-19 08:23
林辉,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第五批省级非遗传承人、林氏铜铸胎掐丝珐琅第五代传承人。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10月18日,林辉在一件作品上完成点蓝工艺。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10月18日,林辉烧制一件铜铸胎掐丝珐琅作品的金边。
2018-10-19 08:22
在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收割机在稻田里作业(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金秋时节,农民们忙着收获成熟的农作物,喜迎丰收。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晾满稻谷的禾晾架与侗寨房屋相映成景(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
2018-10-18 08:52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省级标准化粮食生产基地——太阳镇太阳米种植基地内,500多亩生态水稻收割正式拉开序幕。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0月17日,种植户抓住几只放养在生态稻田里的鸭子。
2018-10-18 08:5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