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广华:无论向左向右,公益必须向前(1)_社会活动 _光明网


胡广华:无论向左向右,公益必须向前

2018-05-29 20:59 来源:新华网 
2018-05-29 20:59:55来源:新华网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胡广华是在2013年开始担任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秘书长,在此之前他是一个企业人,在“市场”的洪流里翻滚了20多年。在他看来,无论公益是向左还是向右,归根到底它必须要向前,20年的企业背景让他把现代化的管理理念、思维方式融入到经营公益事业上来。

  在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2017年会的主题演讲上,他呼吁基金会要重视基金积累、呼吁公益要打破自我小圈子的自娱自乐。他不止一次地强调基金会、公益组织作为公益服务的中介机构,要凭借专业能力提供优质服务,要名正言顺地收取管理费,要理直气壮地争取体面的工资。

  在这篇文章里,胡广华秘书长谈及更多他对基金会管理的理解及实践,有关市场化、人才流动、捐赠文化等等,在此与大家分享。

  “有兴趣,快乐,还有收获”

  马广志:你大学毕业后即到了团中央工作?

  胡广华:1983年我从武汉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到团中央宣传部工作。当时徐永光任组织部副部长(李学举是组织部长),1984年团中央成立了一个学习教育办公室,徐永光兼任办公室主任,我是办公室成员,那一年,他是我的直接领导。

  马广志:当时涂猛也在团中央工作。

  胡广华:我俩一起去的,他在青农部。后来我们前后脚离开团中央,他去了四通,后来去了青基会,和永光一起开创了“希望工程”。我去了联想,一待就是20多年,2013年我任基金会秘书长。这时,永光已经成了这个行业的一面旗帜,我还是他旗下的一名战士,每当我遇到问题,心情苦闷时候都会去找他,他给了我很多指导,很多鼓励。作为兄弟,作为战友,涂猛也给我很多帮助。

  马广志:作为秘书长,要与各利益相关方打交道,工作琐碎,也很繁忙,感觉累不累?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

  胡广华:如果把基金会比喻成一艘船,秘书长就是船长,要处理航行中遇到各种情况。内部管理和外部关系处理都要付出很多心血。但我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这个过程很快乐。我50多岁开始做公益,对我来说是新领域,我个人的成长收获远大于我的付出。

  比如说郁金香阳光会,是一家致力于抑郁症防治和抑郁症患者的互助公益组织,发起人刘虹说过一句话: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一只蜡烛。对于现状,我们有时会发牢骚,会抱怨,虽然是出于良心和责任,但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刘虹的这句话让我意识到,牢骚或抨击作用不大,要做建设性的事情,蜡烛虽小,但也能给人光明。

  还有苏丽萍大姐,她原来是企业家,后来因为车祸身体残疾了。后来她牵头办起残疾人“心理咨询室”,帮助上百对残疾人建立了幸福家庭,让很多人走出了心理和生活的阴影。从她身上,我能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自强不息,用自己努力点亮别人的生活。

  马广志:这就像很多人说的,做公益最大收获不是帮助别人,而是成长自己。

  胡广华:对。还有许嘉璐理事长,老爷子80多岁了,对基金会的发展还非常关心,有需要的时候为基金站台,还十分关心基金会员工的成长。

  做一件事情,有兴趣,快乐,还有收获,就像张学友歌里唱的那样“真心的给不累”,或者如白岩松所说“累并快乐着”。

  马广志:这种收获有时可能给人一种力量,让人更坚定地走下去。

  胡广华:是的。这种公益的力量让我有了一定的存在感(还谈不上什么成就感),也让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2015年8 12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我们六个多小时募得现金近900万元。但有人攻击我们“敛财”,是“发国难财”,基金会官网被攻得瘫痪了,员工接到一些辱骂的电话。我和小伙伴们很郁闷,我曾经一度萌生退出(公益圈)的念头。

  当时一位记者朋友对我说:不是这个行业如何如何,而是您太理想主义。是啊,社会大环境如此,公益行业又如何独善其身?所以,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过去,我是新人,无知者无畏,见到不顺眼的就会说,就会“放炮”,有朋友戏称我为公益界的“任大炮”。现在,我时常提醒自己,行业需要建设,多做少说。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坚守底线,坚持做实事。

  马广志:而且没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庭,陪伴家人。

  胡广华:秘书长处于基金会“中枢地位”,是基金会里里外外一把手,需要经常外出筹款,参加各种活动,开各类会议,陪伴爱人,陪伴孩子的时间就很有限。这是无法弥补的,尤其是在孩子的成长阶段。我实在觉得很遗憾,对爱人对孩子也深感歉意,自己没有尽到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责任编辑:钟蕾蕾]


关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