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频道> 要闻> 正文

“慈善家”为120名患者“配捐” 卷走千万救命钱

2017-12-12 18:46 来源:新华网 
2017-12-12 18:46:09来源:新华网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中原网讯(郑报融媒记者 石闯 文/图发自河北三河市)“要不回来,可咋办?急死了,愁死了!”26岁的周翠娜(化名)挠了挠头,一脸惆怅。连续10天了,面对可能“血本无归”的22万元救命钱,她独自待在燕郊的日租房里,泣不成声,成夜无眠,“弟弟得了白血病,本来就够闹心的,谁会想到,又摊上这档子事儿”。

  和她一样,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治疗的来自江苏、湖南、湖北、河南、新疆等全国各地的120名白血病患者家属,全都慌了神。为了缓解医疗负担,他们在医护或病友推荐下,把千辛万苦筹来的钱交给了北京同梦基金秘书长刘建“慈善配捐”,涉及总额高达千万元。然而,钱没等来,人失联了。

  这些涉事的白血病患者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所谓的“慈善配捐”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慈善乱象?目前,院方帮助仍在住院的患者垫付了医疗费,当地警方也已介入调查。

  从未谋面的“慈善家”失联了

  初冬时节的河北廊坊三河市燕郊,寒风瑟瑟,街道上行人稀少,步履匆匆。位于思菩兰路燕达国际健康城内的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里,周翠娜坐在座椅上不住地唉声叹气。

  11月29日上午9点59分,在微信上收到“嗯”后,周翠娜再也联系不上“慈善家”刘建了。此前,她多次催要自己的22万元本金,接连遭遇推诿。疯狂地发微信,却收不到任何回复,这下子,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她还抱着侥幸心理。结果,次日仍是如此。

  也就是11月30日下午,一个名为“刘建配捐群”的微信群建了起来。这个维权群,一下子容纳了100多个患者,并通过接龙的方式汇总了人数及金额,让周翠娜吃了一惊,“我看到金额最少的1万,也有6万、9万、16万,29万,最高的都47万了。”

  “微信不回,电话开始还能打通,后来也关机了。”周翠娜告诉郑报融媒记者,实际上,她和刘建连一面都没见过,平时都是靠微信联系。她的弟弟周涛涛(化名)患了白血病,9月中旬,经病友介绍来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住院治疗,短短几个月里,已花费50多万元。

  9月25日,她从病友处得知有“慈善配捐”活动,就去咨询医生“会不会被骗”,在得到明确答复后,一名医生把刘建微信号推荐给了她。刘建称,只要住院时将发票拍照给他即可办理配捐,如果出院只退本金。在她表示疑问时,刘建称自己愿以“人格担保”。

  周翠娜表示,由于是医生介绍的,而且刘建在过春节或儿童节还到医院给孩子发红包,所以对刘建非常信任。经过和家人商量,她选择了“14配9”,也就是周家给刘建14万,两个月后,除了14万本金全部返还后,刘建还要给周翠娜另外9万的配捐款项。

  9月26日、27日、28日,周翠娜将父母、姐妹及亲戚朋友筹集来的14万元通过微信、支付宝、银行卡等形式转到了刘建的个人账号上,约定60天后收取本金及配捐款项。11月13日,刘建告诉她,另外一个病友转院了,放弃了“8配6”名额,希望她抓住这个机会。

  由于弟弟面临进舱骨髓移植,需大量治疗费,因此,在第一笔“14配9”尚未收到任何款项之下,她又将千辛万苦给弟弟筹集来的8万元转给刘建。11月26日,第一笔“14配9”到期了,周翠娜不断催促,但刘建每天都拖,直到彻底失联,一分钱也没拿到。

  患者参加“配捐”得先交钱

  其实,患者们所称的“配捐”概念诞生于1954年,由美国一家通用基金会创造,最初只是赞助贫困学子,后逐渐延伸到其他公益领域。比如,捐助者向被捐助者捐助一元后,相关公益基金或其他机构同时向被捐助者捐出一元或以其他比例数额进行捐助。

  “一开始,我也不信。”来自湖南怀化的41岁的罗先生说,2016年3月,小儿子罗东东(化名)不幸患上了白血病,情况危急,当时感觉天都塌了,哭得很伤心。在长沙儿童医院治疗一段后,当年12月入住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

  巨大的治疗费用,让他很快捉襟见肘。在医生和病友推荐下,罗先生为儿子选择了北京同梦慈善基金的配捐项目。“感觉有点不可靠,毕竟要自己出钱的,专门询问了医生,他说,这个没问题,有不少病友都实际得到了这笔钱,而且还得要医生推荐才行。”

  于是今年5月21日,罗先生在添加了刘建的微信号后,通过银行转账给他打入8万元,刘建承诺配捐5万元。“当时,刘建给我说,配捐名额少,要不是看医生的脸面上,不愿给我做。”罗先生说,不过他打完钱后就后悔了,钱是打到刘建个人账户的,但这个人他根本没见过面,也不知道他的家庭住址及联系方式,“越想越感到担心,万一飞了咋办”?

  医生安慰他说,之前很多患者得到了刘建的配捐,“也没出过事。”两个月后的7月25日,承诺到期后,他先是拿回8万本金,之后又得到了5万元配捐。

  “第一笔没到期时,由于儿子要进舱做骨髓移植,7月4日,我又参与了‘10配6’。”罗先生说,到了9月4日,到期后急需用钱,他多次联系刘建但并不顺利,催了无数次,持续一两个月,他是一天一天推脱,直到10月30日,刘建才分3次将5万元本金打回,余下的5万元本金和承诺的6万元配捐,至今没有拿到。

  在郑报融媒记者的调查中,多位白血病患者家属和罗先生的说法相同,都是通过燕达陆道培医院医生了解到了刘建的配捐项目。许多患者家属介绍,“配捐包括14配9、配6、5配3”等形式。而在承诺的返还配捐时限中,刘建表示少则17天,多则60天。

  罗先生说,他一位湖南老乡告诉他,自己连续3次向刘建配捐,都拿到了承诺的配捐款。“据我了解,以前一个月也就一两个名额,可是到了今年八九月份,很多病友都参与了,没限制了,他在疯狂拉人,大量募集救命钱,这引起了我的警觉,但遗憾的是没当回事儿”。

  “正常生活被彻底地打乱了”

  “不敢说儿子的病,说起来是一把辛酸泪。”12月9日下午,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6号楼二楼一间病房里,来自河南商丘民权县的王女士说,她的儿子王浩权13岁,原本活泼开朗的他,在2015年3月15日,突然被查出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这个意外的打击,对他们家特别大。“遥不可及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那一刻感到非常绝望和无助,双眼都哭肿了。”在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后,就张罗卖掉刚还清借款的房子。

  儿子两年多的化疗,全家先后花去50多万元,也让孩子的身体承受了很大的折磨。

  今年7月,来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后,他们借了40万块钱给儿子做了半合移植手术,没想到孩子发生急性肠排+皮排+病毒血症,非常危险,每一天都痛苦地在生死线上挣扎。

  “老家的门店也关了,爱人不能出去打工,家里没收入来源,全靠借债度日。目前,在陆道培医院治疗费已有60多万了。”王女士说,“这几年,一般家庭的正常生活被彻底地打乱了,东奔西跑,过得太累了,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经常被噩梦惊醒。”

  王女士说,儿子浩权天天肚子疼得难以忍受,“妈妈,求求你给我吃点止痛药吧”,每当跟她说时都心疼得无法言语,“心里在滴血,我在想,要是能跟儿子交换一下多好啊。儿子很坚强,几乎不哭,因为他说,妈妈,笑比哭好!”说罢,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王女士说,长期的病痛折磨,让儿子产生了放弃治疗的念头,每次一说不治了,她就会对儿子说:“你知道什么是我养你小,你养我老吗?他就说我懂,但不想再让你去到处为我跑了,因为妈妈、爸爸,你们为了我,付出太多了,我对不起你们……”

  为了给儿子筹集治疗费,7月28日,她参与了刘建的配捐项目“12配7”,两个月后,她得到了19万元。之后,由于儿子即将进舱移植,她又先后参与了“9配9”、“8配5”,不过后两笔,由于刘建的意外失联,连17万的本金都“蒸发”了,这让她消沉了好久。

  来自云南昆明的邓女士在这次“配捐”中被骗取的金额最多。她的大女儿宁宁2001年1月出生,2015年9月,被诊断患了血液病,在天津治疗花费了100多万元后转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在骨髓移植过后,目前,给孩子治病已总计花费了近400万元。

  2016年8月,在医生的推荐下,她参与了北京同梦基金的配捐项目。“既然是医生推荐的,还害怕啥?”8月16日,她第一次做“7配6”,两三个月后,拿到了本金及配捐。2017年9月19日、29日、10月20日,救女心切的她又筹钱分3次参与了“14配9”,再加上之前单独借给刘建的5万块钱,“实际上47万元打了水漂。”11月中旬,女儿出院后,她多次索要本金,刘建以各种理由推托。这个结果,让邓女士苦不堪言,异常悲伤。

[责任编辑:钟蕾蕾]


关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