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组织公开信逼停萤火虫节 专家:有灭绝风险

2017-05-17 11:21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05-17 11:21:34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如果不是一封公开信,数以万计的萤火虫可能会在海口迅速飞向死亡。

  它们“墓碑”上的卒日将是2017年的“母亲节”。

  这天,一场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原本要在一家高尔夫酒店举办。活动的消息受到人们的关注,也引发了一场紧急救援。

  海口市5家环保组织、海口市林业局和海口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当地媒体、上万名海口市民在互联网上展开萤火虫营救行动。4小时之内,从异乡运萤火虫到海口的“偷渡计划”宣告终止。

  它们也许守住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羽化成虫,腹部发出荧光,带着光芒飞翔、求偶、交配、繁育后代。这些柔曼的光亮对人类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但如果离开原栖息地,萤火虫不仅很难繁衍,非正常死亡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

  即使对这种微小的生命来说,“母亲节”也应该属于新生,而不是死亡。

  更何况,早在10年前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中国专家就已达成共识:中国萤火虫正面临灭绝的危险。

  

  2017年5月9日晚,长期从事自然教育工作的高宏松看到了一条朋友圈——《世界奇观:海口首届萤火虫主题园开启倒计时,数万只萤火虫点亮海口,美如仙境》。

  高宏松理解,大城市的人们看到萤火虫,会想起童年的美景,更希望这场美丽的“自然课”能弥补自己孩子的遗憾。

  与此同时,她也很清楚,为了商业展示的效果,这些大约1厘米长的小飞虫,会被人从生态环境良好的湿地、森林、湖泊和稻田中,运往灯火通明的城市。这是一段死亡之旅,即使成功到达目的地,它们会在短暂的几天中遭受光、噪音和各种城市污染的伤害。

  萤火虫的幼虫也会发光。但是人们喜爱的荧光飞舞的美景,只有在萤火虫成虫后进入生命最后的交配期才会出现。“偷渡”萤火虫不仅会加速它们死亡,更可能造成新一代无法诞生。每天都在传播生态保护理念的高宏松,无法接受它们在人类的围观下毫无意义地死去。

  在中国内地首个研究萤火虫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看来,一场展览就是一场浩劫,3天内萤火虫的死亡率是60%。

  根据付新华的介绍,这些展览使用的萤火虫从数万只到数十万只不等。一家环保机构估计,江西一场为期44天的萤火虫商业展,每天至少损失3000多只萤火虫。44天下来,将会产生超过13万只萤火虫尸体。去年一年,萤火虫展在全国20多个省市举办了100多场。

  这种对萤火虫生命的消耗,看展览的人多数并不知道。

  在新闻画面中,展览现场“人比虫多”。人们挤来挤去,喧哗拍照,闪光灯频频闪耀,远比萤火虫小小的荧光明亮。孩子们拿空的塑料瓶捉走几只小虫,家长在一旁开心地说:“让孩子上了一堂自然课。”

  高宏松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这天晚上,宣传放飞萤火虫活动的文章阅读量已有5000多次,活动倒计时两天。急性子的她立即决定,营救这批萤火虫,面向社会发表一封公开信。

  直到午夜,她还在四处寻求意见。第二天一大早,她一边煮着早饭,一边在电脑前为抵制“萤火虫节”的公开信绞尽脑汁,早饭糊了都没察觉。

  最终,她在电脑上敲下几个字:放飞就是放死。“这事儿说明白,才有可能救萤火虫的命。”

  

  5月10日早上8点,高宏松比往常提前1小时到达办公室。还有40小时,也许还不到,萤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