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教乐学鲍岳桥:不只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2017-05-11 16:52 来源:中国网 
2017-05-11 16:52:19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乐教乐学鲍岳桥:不只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乐教乐学鲍岳桥:不只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看到鲍岳桥总让记者想起马云,可能因为他俩长得都比较“洋气”,也可能因为他俩的内心都有一种强大的爆发力。虽然今天二者已不能同日而语,但二十多年前,从UCDOS流行的那一天起,鲍岳桥就成了中国无数程序员的偶像,而当时的马云还只是无名小辈。1998年,鲍岳桥又创办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棋牌游戏网站联众,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拓荒者之一。

  初出茅庐的鲍岳桥运气一直很好,直到2003年腾讯QQ游戏的出现,终结了鲍岳桥创造的传奇。“当初腾讯决定做游戏的时候,我们就在内部预计他们必然会在哪一天超过我们。”鲍岳桥的语气既平静又冷静,其实他对腾讯并没有网上谣传的那么多怨念,“腾讯的用户都是新用户,而不是从我们这挖走的用户。一个更大的平台干掉一个游戏平台,这是无法阻挡的结果。”他点燃一支烟,风轻云淡地说起往事。

  又过了四年,在联众经过两次并购重组后,鲍岳桥毅然离开他一手打下的江山,转行做天使投资人。从此,鲍岳桥过上了神仙一般的日子——在北京的时候就看看项目,其他时间就去无人区越野。他用7年时间投了70多个项目,与此同时,他几乎闯遍了中国的沙漠无人区,成为了越野圈儿里知名的“神仙老豹”。

  从享誉中国的第一代程序员到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拓荒者,再到著名天使投资人和越野圈儿的神仙老豹,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鲍岳桥虽然称不上“中国互联网一哥”,却创造了许多传奇,就连玩儿都玩儿到了极致,人生追求不过如此!

  出人意料的是,2014年,过了7年闲云野鹤般生活的神仙老豹突然重出江湖,创办了人人通教育平台乐教乐学。这无疑是老豹的又一次豪赌,这一次,他能笑到最后吗?

  程序员闯荡中关村

  其实让鲍岳桥火起来的不是联众,早在1993年UCDOS问世的时候,他的名字就红遍中国大江南北了。

  鲍岳桥的横空出世,凭的是三分运气,七分天赋。1989年,他刚刚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了杭州橡胶厂电脑室工作。在动乱年代,能拿到国企的铁饭碗儿,已经让周围人羡慕嫉妒恨了。那时候他没想过要来北京,以为自己一辈子就在橡胶厂了。

  没想到,爱好竟然成了改变鲍岳桥命运的导火索。有一次,同学买了一套软件,但很不实用,想改一下,又没有反编译软件,改不了。这时他突然想到了精通电脑的鲍岳桥,情急之下,同学把软件原盘寄给了鲍岳桥,让他试着改一下。鲍岳桥虽然心里也没底,但以他的性格,别人做不成的事儿如果他做成了,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指数一定会飙升!他闷头研究了一个礼拜,竟然真的研究出了一款反编译软件,然后顺利地把软件改好给同学寄回去了。

  这下鲍岳桥可有了新的谈资,走到哪儿都雄赳赳气昂昂的。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反编译软件还有商业价值。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在《计算机世界报》上看到了卖反编译软件的广告,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写的软件竟然还能卖钱!这时他灵机一动,要不自己也登一条广告试试?结果一咨询才知道,《计算机世界报》最便宜的1/8版广告费还得1080块钱,当时他的工资只有几十块钱,根本付不起高昂的广告费,他最终放弃了。

  日子又渐渐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中。橡胶厂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忙,一有时间鲍岳桥就琢磨着找点什么事儿干。干点儿什么呢?他想到要发明一款能真正提高打字速度的输入法。因为他是南方人,拼音不好,五笔打字又太难学,“当时中国搞输入法的很多,万马奔腾,干脆我也搞一个!”不得不承认,鲍岳桥颇有天赋,很快他就成功研制了一款输入法,即便拼音不好,也可以每分钟输入近100字,不仅输入速度快,准确率也更高。这款输入法的成功研制,点燃了鲍岳桥内心的熊熊火焰。

  当时北京希望电脑公司有一套汉字系统,鲍岳桥找到希望公司,想把自己的输入法嵌入到这套汉字系统下面。结果被对方一口回绝了,“汉字系统那么难搞,哪能随便一个输入法都想挂上面呢!”

  这番话刺激到了鲍岳桥,殊不知,那一年,鲍岳桥用一个月的时间对当时中国最流行的由吴晓军研制的2.13汉字系统进行了全面的剖析,并出版了一本书。

  “当时我感觉汉字系统也没有他说的那么难啊,我在坐火车回杭州的路上就决定,我一定要搞个汉字系统给他看看。”鲍岳桥想为自己争口气。

  原本鲍岳桥计划3个人花3个月时间研发出一套汉字系统,结果他一个人一个月就研发成功了,而且各方面性能均优越于当时最优秀的汉字系统。“当时我太激动了,那种成就感不是用钱能衡量的。”说起那段经历,鲍岳桥依然激动不已,那种自豪感绝不减当年。

  那是1992年,25岁的鲍岳桥研制的反编译系统和汉字系统,让很多业界资深专家都为其折服,甚至觉得不可思议。他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燃烧的熊熊火焰,这次他做了个决定,和同事一起凑了1080块钱,在《计算机世界报》上做了个广告,第一次公开销售自己研制的反编译系统和汉字系统。结果,一个月后,鲍岳桥就收到了一两万块钱的汇款,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成了“万元户”!

  之后,鲍岳桥干脆将汉字系统交给希望公司代卖,一年之后,因为销售业绩不理想,他想亲自来北京看看,“到北京后,我就有一种感觉,如果我不在这儿待着这事儿肯定没戏。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款产品。” 就这样,鲍岳桥“误打误撞”地来到了北京,之后再也没回去,那一年他26岁。

  随后UCDOS汉字系统风靡全中国,曾一度占据中国大陆市场97%的市场份额。在计算机DOS系统风行的年代,只要你打开UCDOS,眼前就会出现一行醒目的文字:研制人鲍岳桥。那简单的六个字,就是那个年代程序员们的终极梦想。

  “出走”联众

乐教乐学鲍岳桥:不只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鲍岳桥创办的联众曾一度是中国最大的棋牌游戏网站

  1998年,计算机DOS系统的时代已走到尾声,windows中文版取而代之。鲍岳桥惊艳一时的汉字系统,也随之淹没在计算机系统的更迭里。

  鲍岳桥并不为此感到惋惜,反而两眼放光,他看到新的曙光来了!

  在多数人沉浸在实体经济的年代,鲍岳桥发现互联网的大门正在悄无声息地缓缓打开。那时候,每到周末鲍岳桥家里就成了朋友们的据点儿,他们经常通宵打“拖拉机”。“为什么不能把游戏搬到网上呢?”鲍岳桥灵机一动,“好像中国人都比较喜欢棋牌游戏,干脆做个棋牌游戏网站吧!”

  这个构想激发了鲍岳桥的创业激情,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于是他和简晶、王建华一人出了4万块钱,三个人一起把网站搭建起来。短短两三个月,网站就基本成型了。之后,他们管江民软件公司创始人王江民借了50万元,联众正式注册成立。

  联众创建初期没有人气,一个用户也没有的时候,鲍岳桥就去别的网站跟人下棋,下完棋就把自己的网站推荐给对方。用户来了也经常遇到尴尬场面——没有对手!两人的游戏还好说,像“拖拉机”这样的游戏得四个人才能打,为了留住用户,鲍岳桥就开三个号来陪一个用户打牌。“那时候他们都管我叫‘三陪’。”想起那个外号儿,鲍岳桥自己也憋不住笑。

  渐渐的,联众的人气旺了起来,1998年年底,联众同时在线用户已达到了1000人,成为了当时成长最快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树大招风,次年5月,海虹控股子公司中公网斥资500万元收购了联众79%的股份。这次的并购案为鲍岳桥最终的“出走”埋下了深深的伏笔。“被一个A股上市公司控股79%的公司,VC已经很难进入了,如果我们结构合理的话,老早就会有外国的VC投进来,公司的很多发展、策略都会不一样。”鲍岳桥感慨联众错失了很多机会和可能性。

  好的方面是,随着资本的介入,以及用户量的不断积累,联众很快就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棋牌游戏网站,这一点超出了鲍岳桥的想象,更加超出他想象的是,2004年,正在联众发展得春风得意的时候,腾讯高调宣布进入互联网休闲游戏市场。QQ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从平台到游戏设计都是联众游戏的翻版,甚至连游戏图标都没有改。尽管如此,腾讯仍然依靠QQ的庞大人气,在一年之后就超越了联众,坐上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

  联众作为一个大型棋牌游戏平台,想打败体量更大的腾讯,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2004年4月,联众经过艰难的抉择,最终以1亿美金卖给了韩国NHN集团,NHN占股50%,其中包含海虹控股的29%,以及三位创始人的全部股份。2007年,鲍岳桥正式离开了联众一线岗位,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从某种角度看,鲍岳桥的“出走”是明智的。也许他的骨子里是不服输的,与其留下来打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不如离开寻找更多的可能性。这也是他为什么转做天使投资人的原因,“我喜欢一些从无到有的东西,竞争特别激烈的红海,跟人家打得头破血流的东西不太适合我。”这句话应该是鲍岳桥内心的真实写照,当年他写出反编译工具的时候,仅仅是为了帮同学一个忙;研制输入法,仅仅是因为自己拼音不好;开发汉字系统,也只为争口气……他没想到这些东西会成为他生命历程中的关键节点,更没想到“玩儿一玩儿”竟然也能改变命运。然而创办联众,他是带着梦想开始的,但也从没想过成为多么伟大的企业家。我想鲍岳桥是有野心的,但他总是表现得不那么张扬,如果最终成功了,他会很满足,但是失败了也绝对打不垮他。这种伸缩自如的韧性才是鲍岳桥的独门武器。

  2007年离开联众之后,经历了多年高压创业生活的鲍岳桥,准备给自己放个长假。这一放,就是7年。每年他都有半年时间在外面玩儿,他痴迷于在茫茫无际的沙洲里冲浪的感觉,他几乎闯遍了中国所有的沙漠无人区,翻越昆仑山,雪中戏沙科尔沁,冲浪库布齐沙漠,穿越巴丹吉林沙漠,征服“死亡之海”罗布泊……每一场旅程都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玩儿累了,他就回北京看看项目。“其实我满脑子有很多想法,但是一个人做好一件事都很不容易,更不可能同时做N种事情了。所以我决定做早期投资,有和我想法一样的人愿意做,我就投点钱和想法就行了。”这就是老豹变神仙的秘诀。

  鲍岳桥没想到,实际上他无形中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投资看似轻松愉快,一旦项目遇到问题,他也一样跟着着急上火。在他投资的诸多项目中,有一个最早期投资的项目,是他早在2004年就投资的“一起学习乐园”。10年过去了,花了不少钱,但是平台并没有实现爆发式增长。当时有人想买下这家公司,鲍岳桥一想,干脆卖给他算了,自己做个小股东也挺滋润。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孵化十年的项目拱手让了让很可惜,“我斗争了很长时间,后来想起了雷军,他创办小米的时候年纪也不小了,他的成功创业让我知道,其实不一定只有二十多岁才是创业的年纪。我又一直想干一点教育方面的事情,就下了决心跳进来。”

  命运的转轮,再一次发动了。

  老豹的回归

  采访时,看着坐在乐教乐学董事长办公室的鲍岳桥,记者似乎还有些感觉不太真实。在滚滚黄沙中驰骋的神仙老豹给记者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无垠的沙海就在眼前,老豹开着车在沙山中迂回驰骋,忽然一道近乎直立的山坡出现在眼前,他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向后倒退,在你以为他要放弃的时候,老豹猛地踩起油门,向陡峭到不可思议的沙山峰顶猛冲过去,车轮飞速旋转,细沙如洪水一般从车子两侧喷薄而出……他成功登顶了!

  “那种感觉真的很容易让人上瘾!”眼前的鲍岳桥好像又变成了神仙老豹。

  “您过了7年神仙般的日子,突然回来创业,心能收回来吗?”记者心生疑问。

  “我那7年,肯定要比一般人潇洒得多。”他又点上一支烟,内心依然激情澎湃,“我也一直问我自己,还能回到那个状态吗?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证明我还是可以回来的。从2015年公司成立之后,除了带着一些合作伙伴搞活动之外,我就没有出去玩儿过一次。”

  不得不说,鲍岳桥的毅力和决心是惊人的。他自始至终坚持一个观点,“要么不干,要干就得全力以赴,玩儿命干。就算真的这样做了,大部分还是失败的,如果不这样做,肯定没戏。”

  鲍岳桥虽然为这次“回归”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他还是不敢打包票,“在教育行业里,成功的基本都是做培训的,教育信息化真正成功的企业非常少。”他若有所思,“但我就想为教育做点事儿,我觉得还是有点儿情怀吧,人总不能只是为了钱。”

  从鲍岳桥的经历不难看出,他所谓的“情怀”并不虚伪。

  上高中的时候,鲍岳桥就读的浙江余姚的一所普通高中已经很多年没出过一个大学生了。当时鲍岳桥的成绩也根本考不上大学,因为他的英语就从来没有及格过。

  转折有时不期而遇。在高二的时候,班里换了一位新来的英语老师,她的英语课完全不一样,她用循序渐进的趣味化教学方式吸引学生,结果一个月后的考试中,鲍岳桥拿到了人生第一次英语及格。高考后,他成功考入了杭州大学数学系。

  在大学期间,鲍岳桥第一次接触电脑,忽然间,他的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我实在太喜欢电脑了!那个时候我就预感到,电脑技术可能会对整个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直到现在,鲍岳桥对电脑的迷恋似乎还没有减弱,一提起电脑,他就异常兴奋!

  “回过头来看,我之所以有今天,真的要感谢我的英语老师。我做教育的初心也是因为这个,我希望有更多人像我一样幸运,我也想像我的老师那样改变其他人,当然,我想改变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10万,100万,甚至更多人。这是我的最大追求。”50岁的鲍岳桥还是有梦想的。

  2004年,鲍岳桥投资创建了北京乐教乐学公司,他的设想很美好,“我决心用电脑技术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与行为,我要让游戏化学习在中国遍地开花。”说干就干,历时4年研发,乐教乐学公司的第一款产品“一起学习乐园”问世了。产品随后获得了中央电教馆的大力表扬,在不到1年里就获得了100余万学生用户。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甚至掩盖了许多真相。当时“神游”在外的鲍岳桥也忽视了这一点,“最开始我们把教育想得太简单了,教育跟游戏不一样,游戏是自己说了算,教育的复杂之处在于它是家长慎重考虑之后做出的决定,而孩子喜不喜欢只是次要因素。虽然当时这个平台已经改变了很多人,但是家长觉得还是找个线下培训班更好。家长在线下交1万块钱都不觉得贵,但是在线上让他掏20块钱都认为很贵。”遇到了挫折,鲍岳桥才明白自己真正要面对的是什么,“其实在线教育就是一个坑,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只要孩子喜欢就可以了,其实没那么简单,还有家长、老师层面的因素。”

  到了2012年,“一起学习乐园”陷入了困惑之中。当一个人或公司陷入困惑时,无非两种选择,退缩或者再次前进。而鲍岳桥选择了后者,因为他坚信信息技术一定会深入教育教学,并让其变得更好。

  于是鲍岳桥决定亲自出山,带领团队放弃了原来的思路,将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教育教学相结合。历时2年半,终于推出了全新的跨平台产品“乐教乐学”——集人人通、日常教学、教学资源、游戏化学习、学校管理于一体,用全新的理念去服务于教育教学。

  “我知道,把这件事儿做成不容易,但如果我真做成了,就会觉得特别圆满。”重出江湖的鲍岳桥信心十足。

乐教乐学鲍岳桥:不只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无颠覆不出手

  30年前,鲍岳桥就意识到电脑技术可能会对整个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今天,我们生活所面对的一切,几乎都已经被信息化改造了。颠覆传统教育的时代也随之来临。

  鲍岳桥发现,在过去两千多年以来,教育都没有发生过质的变化。只有工业革命之后发生了一个变化,就是教材标准化,教学流程标准化。但在鲍岳桥眼里,这并没有改变教学的本质,“现在依然是一位老师决定着他所教的学生的命运——老师如果特别牛,他的学生就会很幸运;如果老师不负责任,学生可能就被荒废了。教育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鲍岳桥说,“信息化是最有可能改变教育精神的!要想减少城市和农村的教育差距,就得靠信息化,它能让教育资源更均衡。而且,教育信息化以后,通过大数据等技术,学生在整个群体里的表现会被描绘出来,系统会智能化地给老师提供很多指导性意见。”鲍岳桥所描绘的教育信息化蓝图,不正是我们对未来教育的期待吗?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很残酷。在教育信息化的探索上,鲍岳桥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因为在他之前,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借鉴的成功案例。转型后的乐教乐学,真能朝着鲍岳桥所希望的方向顺利发展吗?记者不禁为他捏把汗!

  2016年,乐教乐学正式面向社会开放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快速拓展用户。这次鲍岳桥该从哪里找突破点呢?记者心生疑问。

  “拓展用户很简单。”鲍岳桥的回答出乎记者的意料,“教育部规定,要求今年初中以上人人通平台的注册率要达到80%。”这与乐教乐学的发展需求不谋而合。但是怎么留住用户就是问题了。相比起做游戏,做教育则完全是另外一码事,鲍岳桥意识到,“想要留住用户,必须要让家长和老师参与进来,尤其是老师。”

  破解问题的关键虽然找到了,但是一款信息化教学产品想要让老师认可,简直难如登天!在过去几年里,老师经受了各种粗制滥造的教育信息化产品的洗礼,变得特别敏感,如今,当一款新产品摆在面前的时候,老师的第一反应是:“又来了……”鲍岳桥不禁感叹,“我们深受其害啊!”

  想要真正留住用户,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把产品做到极致了。如何让老师接受并喜欢乐教乐学呢?鲍岳桥和他的团队在这个问题上花了很多心思,“我们首先要让乐教乐学成为老师在教学工作中的必备工具。”

  乐教乐学首先抓住了老师在教学过程中遇到的痛点,然后通过技术手段解决痛点。老师没时间批改作业怎么办?乐教乐学为老师和学生提供了平台,学生完成作业后,可以在乐教乐学上核对答案。课堂时间有限,习题没时间一一讲解怎么办?老师可以录制讲解视频,让学生们在乐教乐学上观看视频讲解。面对学习成绩不一的学生,如何更加合理地给每个学生布置作业?乐教乐学可以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协助老师更加合理地布置作业。教学资源封闭,老师查找资料资源有限怎么办?乐教乐学为全国的教师提供开放的共享资源平台,经过乐教乐学的审核,每一个科目的每一个知识点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同的老师们分享的大量教学、辅导资料。在这里,即便是乡村教师,也可以获取最优质的教学材料;即便是在山区读书的孩子,只要有网络,就可以观看到全国优秀教师的视频讲解……

  这真是一场信息化教学的革命!

乐教乐学鲍岳桥:不只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如今,乐教乐学已经走进了两万多家学校。鲍岳桥希望通过信息化让城乡教育资源更加均衡

  教育的情怀和极致的产品,让乐教乐学稳稳地走过了转型后的第一年。截止2016年底,乐教乐学和全国50余个地市教育局开展相关的合作,走进了两万多家学校,注册用户达到近2000万,日均活跃用户130余万人。公布这组惊人的数据的时候,鲍岳桥喜上眉梢。但最让他有成就感的并不是这组数据,而是乐教乐学在过去一年里实实在在地改变了学生的学习方式,最显著的是,曾有一个班级在不到一个学期内成绩整体提高的案例。

  乐教乐学抓住了学生的痛点。学生不爱学习有几个方面,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学习很枯燥乏味,以及知识点不量化,也就是学生不知道要付出多大努力才能学会一个知识点。针对这些痛点,乐教乐学怎么出招呢?

  做游戏出身的鲍岳桥深知,游戏之所以能黏住用户,是因为虚拟的游戏世界能够提升人的成就感。“实际上一个人喜欢一件事情的本质,就是成就感驱使的。”受游戏的启发,鲍岳桥想到,既然网络游戏的虚拟成就感是可以量化的,比如,再砍两头猪就可以升级,再等5分钟,就可以建完一座房子,学习为什么不能量化呢?“人对量化的事情特别有耐心。如果学生们不知道要学多久才能学会一个知识点,不知道做多少习题才能获得100分,他们是很容易放弃的。”

  按照这个思路,乐教乐学先用游戏化学习的理念把知识切碎,比如,乐教乐学会告诉学生,本学期这门功课是由100个知识点组成的,做多少习题就可以学会一个知识点。然后设置升级、积分、勋章、金币等彰显成就的方式,告诉学生们学习多长时间就可以拿到一枚勋章,拿到几枚勋章就可以升一级……与此同时,乐教乐学还特意设置了“联队”的属性,如果连队中的一个成员做错了题,整个连队的战绩都会被清零。这样,学生遇到问题,为了不拖累连队“战绩”,就会主动找家长或者老师帮忙解决,周而复始,学生就会渐渐养成积极的学习态度,同时也会养成自主学习的习惯。

  “我们实际上像一根导火线一样,一旦触发了学生的学习动力,他的成绩自然就提高了。这也是我们所倡导的理念,让学习变得更有趣。”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鲍岳桥已经改变了很多人。采访即将结束,鲍岳桥又点燃一支烟,他笑容灿烂,吸得似乎比平时更加津津有味。这幅画面突然让记者想到乐教乐学网站上的一句话:“总梦想着有一天,乐教乐学不仅仅是一个品牌,而是一个真理。”鲍岳桥就是这条真理的创始人。

[责任编辑:李超]


[值班总编推荐] 爱狗人士的广场舞

[值班总编推荐] 改革激发中华文化精气神

[值班总编推荐] 马克龙能否让美欧“握手言和”

关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