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频道> 要闻> 正文

慈善信托:未来充满无限可能

2017-04-17 13:36 来源:新华网 
2017-04-17 13:36:36来源:新华网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慈善信托正式推行7个月来,业界成功进行了20余单实践,有慈善组织与信托公司共同担任受托人,也有慈善组织单独担任受托人,而前者是在探索阶段比较为各方认可的一种模式。

  从信托角度而言,慈善信托开辟了新的业务模式;对于慈善组织,慈善信托有别于传统捐赠,是一种新的公益慈善模式。对于慈善信托,公益慈善组织在实践中有何感触,深入探索此模式有何动力与需求?记者日前采访了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朱秋霞。

  记者:与以往的捐赠相比,慈善信托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朱秋霞:由于目前法律法规多有缺漏,慈善信托还属于探索阶段。目前推出的20多单慈善信托都还属于没有形成闭环的“半成品”,做了很多不得已的“创新”和妥协。真爱梦想在2016年9月1日与国投泰康共同发了一单慈善信托,我们都属于勇于创新探索的践行者。

  基金会、社团和社会服务机构这三种慈善目的实现形式的外部法律环境虽然还不完善,但内部架构相对成熟,且在不断持续优化,监管责任是明确的,就是民政部主管。而慈善信托衔接法律还不够完善,监管责任又跨了银监会和民政部,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

  用探索阶段的慈善信托与相对成熟的其他慈善形式相比有待商榷,税收优惠没有落实就是制约慈善信托快速发展的障碍。慈善信托作为慈善领域的“小婴儿”,未来充满无限可能性,但其成长未必一帆风顺,目前谈论优劣势为时尚早。

  记者:慈善组织在慈善信托过程中既可以是独立受托人,又可与信托公司担任共同受托人,请问这两种模式在操作上哪个更便捷?哪个效率更高?在开展过程中有哪些难点?

  朱秋霞:共同受托是个非常有趣的“和亲”模式,我们慈善圈其实很小且封闭,但近几年有两次与其他行业大规模的“和亲”:慈善与互联网混血出“互联网公募”,慈善与信托业混血出“慈善信托”。跨界“和亲”往往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中国互联网(爱基,净值,资讯)公募远远走在世界前列,即使慈善事业如此发达的美国也惊叹不已,美国慈善同行近年来纷纷来“东土取经”。

  互联网和金融业都是中国主流行业,慈善行业一年捐赠收入才1000多亿元,与两者相比资金规模小得简直“低到尘埃里”。

  共同受托意味着“风险共当”,信托公司资产规模远远大于慈善组织,权利与义务并不对等也不明晰,沟通成本非常高,这显然还不是门当户对的婚姻。全国有68家信托公司,却有5600多家基金会,大部分都是规模很小的基金会,互相信任不到一定程度很难“成亲”,因此共同受托模式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依然具有“实验”性质和品牌效应。

  但正是因为慈善信托法律环境的缺陷,导致不管什么模式,优势都不明显,没有哪个模式更便捷、效率更高,即使有,这点优势与基金会相比,些微的优势就被巨大的劣势所冲销。

  慈善信托在探索阶段所有模式的尝试,都具有“先锋实验”性质,实验阶段结束之前,我们都无法判断哪种方式更具优势。谁是最后英雄?我们离答案还很远。

  记者:慈善组织选择与信托公司合作,希望信托公司能够带来什么?

  朱秋霞:信托公司擅长资产保值增值,也有被监管的经验及规范操作。慈善机构与信托公司合作,可以更好地学习专业及透明的资金运作。另外,信托公司的客户基础广大,许多客户也有很强的慈善诉求,慈善组织可以与其一起合作,开拓更广阔的慈善信托市场。

  慈善信托有趣的一点在于,慈善信托和信托公司都可抛开对方,完全独立运作慈善信托,但是现实中慈善组织和信托公司双方都有非常高涨的合作意愿,正处于“蜜月期”。

  正是因为慈善信托嫁接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行业,嫁接和融合初期,双方必须大量交换信息和资源,这是个“交互”过程,这才能快速实验和逐步确定慈善信托领域的边界,看清楚未来可能的图景。

  记者:信托公司能够实现资产保值增值,在与信托公司合作之前,慈善组织通过什么手段实现财产的保值增值?信托公司是不是必选项?

  朱秋霞:慈善组织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方式有很多种,信托公司是合作清单上的重要一员,属于可选项。

  坦率地说,慈善组织尤其是基金会在保值增值这方面属于“差生”,并非我们不重视保值增值的重要性,正相反,投资收益的资金是基金会非常宝贵的自有资金。

  慈善资产属于社会公共资产,监管非常严格,甚至还规定了决策追责的条款,导致理事会对保值增值非常保守,极度厌恶风险。慈善组织不是“财商低”,而是“理性”地选择了“低财商”,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清单是极简的。

  记者:在开展慈善信托过程中有哪些需要突破的障碍?

  朱秋霞:首当其冲是税收优惠落实,银监会和民政部也只能向税务总局提出建议,然后进入“希望和等待”的状态。

  其次,银监会和民政部分条线监管慈善信托,标准不同、监管部门不同,将会埋下隐患,相当于两只脚各穿不同的鞋,刚开始看觉得“新潮”,进入正式场合就不妥当了。

  记者:未来还期望在慈善信托方面有进一步拓展吗?

  朱秋霞:真爱梦想是天然有金融DNA的基金会,大部分基金公司都是我们捐赠方,戏称是“基金的基金会”。我们一直是中国较透明的基金会之一,用商业化的模式来运营我们的项目。

  凭借在教育公益领域的经验,我们对项目评估、行业推动都有不少探索,也培养出一群优质的公益合作伙伴。真爱梦想在金融理解方面有更为深刻的理解,我们也一直在倡导和探索公益创新,慈善信托是我们正在参与创新的新赛场。

  今年我们将在非货币类慈善信托方面有所突破,即将在4月发布。

[责任编辑:钟蕾蕾]


关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