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庆到福建:被拐27年,付贵回家

2017-04-13 11:07 来源:中国网 
2017-04-13 11:07:49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我有梦到坐过长长的火车,好像是经过了沙漠一样的地方,很大的一片……”

  这段支离破碎的片段,成了付贵被拐至今都抹不去的记忆。

  27年前,年仅6岁的付贵被拐;27年后,经DNA比对成功,付贵从“梦”中醒来。4月8日,病床上的付贵在被拐地福建通过视频与重庆的家人“见面”。

  “你好!”

  这是他看到视频里面的人,说的第一句话。接下来,整个人顿住了,视频中的姑姑,早就泪如雨下……

——失踪——

  1990年为庚午马年,这年的10月16是个星期二。

  当日,20岁的国际特级大师谢军在当时的苏联格鲁吉亚共和国博尔诺米市举行的国际象棋世界女子冠军候选赛中,以4胜1和2负积4.5分的成绩获得第一名。这是中国棋手在当时世界大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

  对网络并不发达的中国来说,人们得知这一消息,恐怕是多日后的事情了。

  在山城重庆一个名叫大歇乡(今大歇镇)的地方,付贵的姑姑付光友像往常一样,在早上七点钟的时候将孩子送往镇上幼儿园,途中还给他买了爆米花。

  “付贵你去好好读书,下午早点回来”,这是姑姑给付贵讲的最后一句话,她现在都记得当天给付贵穿的衣服:涤卡衣服和裤子,背了黄颜色的帆布书包。

  然而,下午四点放学后,付贵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

  付贵的父母已经离异。同天,付贵同母异父的弟弟在距离镇子十多公里的地方举办满月酒,这在当地是一个大日子。

  姑姑觉得,孩子放学没回家,应该是被外婆接过去参加酒席。

  “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可以打电话问,根本就没有想到孩子可能被拐了,”第二天,姑姑骑着单车去付贵外婆家接孩子,这才发现孩子头天根本没被接走。

  “孩子可能丢了,”身为姑姑的付光友当时就急了,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付贵的父亲付光发,一边报了警,一边拉上邻里亲戚把周边能找的地方找了一个遍。

  大歇乡位于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西部,距县城不过10公里。

  只不过,石柱县当年还未开通火车,处于长江上游,坐船出去找付贵成为家里的日常。他们甚至将周边有怀疑的人都问了一个遍。

  “他们知道我们怀疑他,有些人被问就很生气,我们就说我们是找孩子。”

  父亲付光发推断孩子可能被拐到了福建安徽一代,镇里有些人曾在这些地方往返过,他甚至将目标锁定在了具体的一个人身上。

  最终苦于手里没有证据,猜测一番,也就作罢。

——寻亲——

  付贵丢失的头几年,每每听到哪儿有小孩的消息,家里人都跑过去,拿着照片核实,看是不是付贵。

  2016年,周边有孩子被拐后经媒体曝光最终找回,家里人都去了现场,80岁的奶奶到了现场一直给央求媒体,“你帮帮我们找下我们家付贵……”

  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回来了,父亲付光发在现场抱头痛哭。

  付贵的奶奶,2016年检查出患有肺癌,亲人们希望“能让老人在生前见到小孩一次”。

  “可我觉得八十岁的母亲见不到了,”27年过去,父亲付光发觉得找回的可能越来越渺茫。

  “我们找他不是要他供养我们,只是想找到一个亲人,我也经常给孩子们说,找回来可以多一个弟兄,”姑姑付光友把这样的话经常挂在嘴边。

  孩子丢失后的第三年,父亲付光发跟着熟人来到辽宁鞍山,在工地上打工。但一直到现在,付光发从没有跟工友提过儿子丢失的事情。

  只是晚上休息时,付光发会经常想到儿子,有时候会梦见儿子小时候拽着他,有时想起付贵感冒了上医院打针,其他小孩都哇哇哭,只有付贵不哭的场景。

  “孩子特别聪明,给他起名的时候,我就想富贵人人爱,就给他起了‘付贵’。”

  每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付光发兄妹几人才难得都在重庆老家见一次面,这些年家里都刻意避免去提及付贵。

  “我们每年都会发那个寻人启事。”付光发平时很少说话,但是家里人都明白他有多想孩子。

——转机——

  2016年11月,宝贝回家为找回的一个孩子在重庆举办了欢迎会,付光友的女儿得到这个消息,领着付光发带着身份证和付贵的照片在现场做了登记。

  2017年1月,家人寻找付贵的信息出现在宝贝回家的网站,在登记的信息里,付贵出生年月为1984年11月16日,丢失日期为1990年10月16日,失踪地点位于重庆市石柱县大歇乡。

从重庆到福建:被拐27年,付贵回家

  照片是付贵5岁时继母带着他去拍的一张照片,付贵戴着一顶公安帽,“小孩子都喜欢戴这种帽子,”这张照片是父亲付光发手里唯一的一张照片。

  无巧不成书。早在2009年,付贵便已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在付贵登记的信息中,姓名一栏为“胡奎”,出生日期为1986年4月,失踪日期为1991年1月1日,失踪地点位于福建。

  在双方DNA尚未入库的情况下,登记信息的不一致为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寻找带来了很大的阻力。

  今年3月,百度与宝贝回家合作,将人工智能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寻找走失儿童中,超过6万条寻亲图片数据接入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进行对比评测,初步筛选出30例疑似案例,付贵就在其中。

  “我们第一眼看到百度团队提供过来的付贵资料,就觉得这个应该是了,‘付贵’与‘胡奎’的发音很近,”宝贝回家工作人员在进一步核实信息后,开始联系双方进行DNA的入库比对。

  在福建和重庆,付贵及双亲的DNA正式入库做比对。4月1日,DNA比对成功。

  虽然DNA比对成功了,但毕竟27年了,寻亲难,想见面更不易。

[责任编辑:李超]


关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