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我为什么要拿几十亿美金做公益

2014-09-28 11:24 来源:慈讯网  我有话说
2014-09-28 11:24:02来源:慈讯网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中国慈善家》编者按: 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美国上市,截止收盘,市值达到了2314.39亿美元。而在4月24日,马云宣布捐出阿里2%的股份成立个人公益信托基金。目前来看,该公益基金的规模达到了40多亿美元。请看《环球》杂志2014年5月对马云的专访。

  一片喧嚣声中,马云终于在5月7日这天向美国证券监管委员会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文件,阿里巴巴正式开启赴美上市的征程。

  而在此前的4月24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蔡崇信宣布,捐出阿里巴巴集团2%的期权,成立个人公益基金。根据目前市场对阿里集团美国上市后的估值,这一基金规模或将超过20亿美元,比中西部地区一个地级市一年的财政收入还要多。

  上市缄默期,马云在接受《环球》杂志专访时,绝口不提关于IPO的任何事,而只谈这笔巨款怎么花。

  基金的名字还未想好

  《环球》杂志:阿里巴巴即将上市,为什么突然决定建公益基金?

  马云:这件事情我想了很多年了,去年做出的决定,选择现在宣布,是因为我们花了大量精力做方向规划、设立架构等等,现在终于做得差不多了。我感觉到自己已经50岁了,公益的事情要赶紧做起来,不能再拖了。

  其实我和太太在创业之初还没什么钱的时候就想好了,50岁之前赚钱,50岁之后要投入在慈善和公益事业上。现在有这个机会了,要赶紧实现自己的愿望。

  《环球》杂志:这笔钱规模不小,相当于有些全国百强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可以做很多事情。你打算用它来做什么?

  马云:用来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一些。你看,十年前,我们都没怎么听说过身边有人患癌症;现在呢,身边很多人,都会因为朋友、亲人患上癌症,整个家庭陷入痛苦。我想,我们出点钱,再加上科学家,总能做点什么。

  我非常担心今天的水、空气和食物问题。今天你看到了问题,那十年后也许会看见可怕的结果。如果今天我们能做点事情,或许能够解决十年后的问题。

  除了环保和医疗,这个基金重点还会用在教育、文化方面,涉及中国内地、香港和海外。基金的名字我还没想好。

  《环球》杂志:你说的这些,刚好是目前问题和怨言比较集中的民生领域,你觉得凭你的力量能解决这些“世界级难题”吗?

  马云:再难也要有人想办法去做,光抱怨是没用的。

  比如,现在的教育有很大问题。每个孩子都想着考高分,进重点学校,这是不对的。教育应该专注在建立价值上,如果让我做校长,我就会规定先让学生记住1000个最好的故事,目的是教会孩子们互相欣赏,而不是互相仇恨,更不是为了考试死记硬背书本。

  我自己当过老师,还是比较成功的,学生很喜欢我。但是我当学生的时候,是比较痛苦的,我是应试教育的失败者。所以我总觉得我要是去搞搞教育,应该有点意思。阿里巴巴这几年做的事情是唤醒,通过淘宝、支付宝这些互联网工具,告诉人们,我们有麻烦了,要采取积极措施。以后几年我们的任务是,找到解决方案,不仅从中国找,也要从全世界找,比如如何解决水、空气和食物的问题。

  今天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行动,阿里巴巴集团收入的千分之三用来做公益,加上几亿用户的流量和影响,很强大,但是还不够,所以我和蔡崇信决定把我们的个人努力和资产放到里面去,这样我们就能更有效地推进这项事业。

  这和阿里巴巴做互联网的体会有点像。15年前我们在国内创建互联网事业,那时候互联网对中国政府是个新鲜事。现在针对教育、医疗和文化产业上的公益,就像当年做互联网一样。

  反对一边污染一边捐款

  《环球》杂志:投入这么多钱去做公益,这和你个人的经历有关吗?

  马云:很多年前,我在美国参观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了解到那些捐款建医院的人,帮助了那么多人。我告诉自己,虽然这辈子做不了医生,但是只要愿意,有一天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救死扶伤。

  我是个生意人,我觉得应该有颗慈善的心,用商业的做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或许无法解决全部的问题,但如果我们能做些事情,用一些独特的方法,让人们再思考,这是我们能做的贡献。

  中国今天的很多问题,是因为没有经验造成的。政府也想解决这些问题。学者知道如何讲,但没有钱,不知道如何做。我不是学者,我可以利用我们的管理知识、财务能力推进一些事情。

  我们俩这次的决定,其实是希望播下种子,让年轻人未来在成功和富裕以后,想到他们应该做点什么。

  我不喜欢那些一边做着污染企业一边捐款的企业家。你如果想着哪天成功了就会做慈善和公益,那你开创事业时就应该更注重环保。

  做公益不仅是有关钱

  《环球》杂志:西方对于中国富人做慈善,一直存有质疑,认为中国人做得不够,包括是否要裸捐。你怎么看?

  马云:我和比尔·盖茨交流很多,他和巴菲特带给我和蔡崇信很多思考。但是我认为今天在中国,裸捐的时机还没到。

  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从2010年开始,阿里巴巴把千分之三的收入用来做公益,我和太太作为捐助人,去年加入了生命科学突破奖基金会,这个基金会是为了激励那些从事对抗癌症等疾病研究的科学家而创立的。

  中国的公益事业起步比较晚,经验不足。做公益不仅是有关钱,在中国更有关体制、人才和人。在这方面,我们都还是学生,这也是我们建立基金会的原因。等这一群人有了经验之后,未来我们会做更多,还会投入更多的钱和资源。

  我认为,对今天的中国来说,比金钱更重要的,是大家要先学会做公益。中国的公益事业需要更多的体制建设和人才训练。我相信总有一天,全球的公益事业会走向同一个方向。

[责任编辑:钟蕾蕾]


关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